關於部落格
那是只有看著,才能明白的東西。
  • 11570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現實&故事的錯落

 
 
最近百度鬧很大,
雖然那不該成為晚睡的主因,
被捲進去也是事實。
 
另一個是女神轉生,
一時手快,還被我打成女神轉『身』──
的確不太鳥我欸,你們這些惡魔!
 
最捧腹的還是莫過於『欲殺xxx而後快的』抬頭──
媽啦,太有創意了!想到又開始大笑!
 
介面難用了一點,可是翻譯過來的愛是有感覺的。
 
稿子因為情緒波動太大而暫時停產,
我很怕寫出來裡面都是鏢飛刀的場景。
但是我在百度事發前兩天,
還心心念念想要武鬥場面!
 
化悲憤為力量啊啊啊你這個蠢才!
 
咳。
 
 
 
 
也不知道是不是日思夜念,
可是今天早上的一個夢,讓我差點醒不過來。
 
曾經作過悲愴到醒來第一個反應是嘶聲大哭的夢;
也曾經有寧馨到不願睜眼的夢;
 
可是像今天這樣明顯是悲劇,
主角兩位,搞不好連配角大小姐,都頂著張認識的臉的夢,
至今還沒有過。
 
是亮的臉,身份大概是某個貴人的侍衛、探子之類,
權力地位中間,不是最高也不是最低,挺尷尬。
 
女孩子是邱淑貞,不好意思我還蠻愛她的。
身材也是,還有著怯生生、我見猶憐的個性。
為了喜歡的人,從主人家逃出來住在外面的小旅館。
 
配角的臉不太記得,如果硬要找個人當樣版,
有點像金枝慾虐裡玉瑩給人的感覺,
心地是好的,最後報信的是她。
 
 
中間的權力角色鬥爭已經不太記得,
只知道男人的身份,不應該去見女孩,
但他還是來了。
 
喜歡的人在一起,
自然是該做的都做了,
許了長長久久甜蜜到粉紅的、
屬於小倆口的心願。
 
午後,
鏡頭帶到貴人冷酷的臉,
府裡有人來,為男人請命離開,
卻不料貴人抬手要另人來報,
然後冷笑;
 
男人是被捆進來的,幾乎是赤身裸體。
好像是私出也來不及換回宮裡的衣飾,
反正極其狼狽;
 
來求情放他離開的客人也無法,
只能更嚴厲地在貴人面前數落他的罪狀,
以祈貴人氣消放他一馬。
卻不想貴人片刻淡淡開口要男人自己看著辦,
還讓人鬆綁──
 
將軍想說什麼,可是貴人態度擺明的,
男人腳才沾地直起身,艱難沙啞地開了口說句:
「……謝……將軍不殺之恩……」隨即搶了隔壁侍衛腰上的小刀,
乾脆狠狠地抹了自己的脖子。
 
也許他想要是自己不死,貴人給客人面子,未必會放過他和他心愛的人。
 
那廂在花園裡狀烈成仁,沒多久,小旅館這裡,也踏進了一個面生的人物。
 
大小姐想著應該是這裡,上了樓一間間門牌看去,
最後定在一間房間前,按了門鈴。
 
門很迅速的打開,是張巧笑芙蓉般的臉,顯然是在等著情人歸來。
看了是大小姐,女孩還是將人請進門。
 
大小姐很不自在,可是還是旁敲側擊地問著女孩,男人是誰。
女孩天真陶醉義無反顧的樣子,讓大小姐激動的心情平復了一些,
卻越來越感覺心碎。
 
她想來叫女孩回家。
過去再怎麼欺負她,可是女孩現在命懸一線,貴人不用動小指就可以捻死她,
大小姐氣急敗壞,卻沒辦法顯在臉上。
 
好不容易,她終於讓女孩隨她下來。
一路往下走,心臟也像被施了魔法一樣緩慢跳動。
 
隱約記得,很可能、很可能……有什麼會經過……
她回頭望著女孩跟著她下樓,卻抑制不了自己腳步加快,
女孩不知道怎麼回事,只能跟著她快跑到旅館門口,
兩人齊齊站著向外望。
 
就只有一閃而逝的,在淚光之中。
 
一輛馬車,載著一口覆有皇家徽章的紋布的薄棺,往右邊經過,
大小姐眼光追著薄棺,芙蓉面的女子站在大小姐的右手邊,前半刻還望著她,
後半刻轉頭跟著看過去,卻是不知道為何她癡癡望著那個方向……
「……知道嗎……她……有來送你……」哽咽得過份,忍不住對著在路口停頓下來的馬車上那副淒涼的薄棺喃喃地道,也許終是再難掩飾心裡一陣逼迫而來窒息感,大小姐轉身衝回小旅館的會客廳裡,也不管陰暗室裡地板的涼意,跪倒在地,掩著面,也掩去張口欲哭,卻發不出聲的表情。
 
女孩似乎是聽到她那陣微弱的囈語時才有了些聯想,回轉身來扶她起來的時候,表情很寧靜,笑得甚至……太平靜了一些。
大小姐怔怔地望著女孩,突然覺得,已經沒有什麼,就連自己這樣,也不可能分開這兩人了吧?
 
不甘,一瞬間消失,取代它的是更大的黑洞。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我在這瞬間醒來,心裡有絕望有回憶有各種音容笑語,甜是甜到心裡,苦也苦得極致,
卻分不清哪種較為多些。
裸體的事請別想太多,他幾乎是麻花捲一樣縛在石像上被扛進來的,
也沒有人會在切脖子的一瞬間分神往不噴血的其他地方看,至少我是沒有那項。
 
雖然是朦朧美,可是身體絕對……很厚實。()
 
也預先公告,3/254/2號老原因斷網,更新看著辦,女神不能,大概就是埋頭榨汁。
如果那幾天能榨到20篇我就解脫了?!
 
 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