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那是只有看著,才能明白的東西。
  • 11574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CW19-歸家補遊記

 
開始爆睡,因為通車的關係還有身體關係,很糟的昏睡。
睡著能護過這段平安無事也就好,我所求其實不很多。
這回才比較感覺到,原來現在我身體不舒服,第一個狀況是發熱……
 
當然會覺得驚奇,也就自然是因為並不是原本就會如此的關係。
 
出門五天,就花了兩天習慣那種生活,結果回到家,又變成習慣原來的生活。
最糟的是目前,這種習慣大概不算好事。
 
 
 
 
台北行很愉快。
 
雖然沒去故宮也沒去成想吃的好料,但是那是我就突然間不想去了;
把原本計劃的時間全拿去泡在書堆,至少也給我浸完一本小說。
 
美食也沒啥好憾的。我現在還記得聞得到辣味紅辣椒泡成一碗觸目心驚的火鍋沾料,
真是光看就胃痛。
 
還有現在就差一本貓本哈哈哈。
第一次在太陽下排人龍,雖然沒怎麼去逛但其實我也算逛過。最偶然的收獲,該是不明不白繞了台大一圈,而且專揀上回沒到過的地方走。
雨中的體育館震人耳膜敲鼓般雨勢擊打,聽著卻讓人心安。當然這是我自己的心情,因為我畢竟沒有一台車放在雨裡所以。(歉笑)
 
雖然沒有網路,可是有國圖分館可以跑,自己又帶著小說,電腦可以用來工作,只除了晚上不知道為什麼噴嚏不停差點死人外,在第三天,我真的已經有著活起來的感動。
 
於是發現了很Q的珍奶,不錯吃的鍋貼。
嗯,有以上這兩樣,估計我至少可以活半年哈哈哈……
 
再來是牢騷一點。
台北的214公車,我記住你了。
站牌不清,去回方向都沒有,也不知道路線是不是改了,問司機說沒有站就算了,也是去回兩班,兩個司機回人都是我欠幾十萬沒還的態度。
到底故宮沒去,真的有點是因為這個原因,但是也只是一點點,最大原因真的是被未完的小說釣住的關係。
 
最後一天很早坐車,回了台中一趟。
 
去程很順利,行雲流水的晃回學校,除了到蓋夏放完東西先去裹腹,接著就對著小篆釘足一天,直到閉館。
 
書架真的空很多阿~~果然是變大了,原本放一起的書分更細,結果下場是我挖了三個地方,就憑直覺雷達,沒有靠索書號書名查電腦,這樣居然還給我一個一個矇中,測第六感完全沒退步,真的太爽!
拿兩本就可以把手壓斷的字典,我嗑了四部,印了一疊,搞到下山的時候,我覺得眼睛前面還有篆體在迴旋──這種久違了的很噁心的感覺,也很爽。
如果能夠有個靜心工作的地方,能順利把成品刻出來的話,會更爽……(嘆)
 
但是天時地利人和,搞半天原來最前面那個,卻是最好搞定的一個。
我的求,到底算不算是一種奢侈?(苦笑)
 
台中回程就很妙了,我下山,實在累翻了所以,下錯站。
還好下錯的是公車站,不是客運,雖然說是這樣說,可是用腳耕耘了15分鐘,才走出那個惡夢般的場景,我真是直到現在回想起來,都覺得亂抖一把。
 
本來坐車就容易累,又是早上五點多爬起來的人,加上一整天對著字典,又遇到下錯站,而那站跟下一站,隔了一段直接穿越交流道底下的隧道和附近一片荒涼的距離,超寬廣,叫人後悔都不知道可以往哪跑,連小黃都不會停下來載人的地點,就是那麼樣的糟糕。
 
早在台中住的時候,我就很不愛騎機車經過那裡,用走的就更不會;
於是雖然想穿越的地點很危險,比起繞路該死的遠又加上人身問題更加危險,我終究選擇了短一點而且危險的那一條路。
幾分鐘隨便算的,我根本不知道自己走多久,只知道自己走到客運站的時候,很難得會流汗的體質,卻已經走到像是從水裡撈出來,只差還沒滴水。
 
只能說我這回上去,交通運真的莫名其妙的很謎。
所以晚上有人跟我叫板說六點起床她很累,我馬的哼哼兩聲以示不爽。
 
下集啊各位。
可惜沒有新聞台,遺漏了很微妙的鏡頭阿阿阿!
就整體而言,這是一趟很美妙的旅程,中間那些糟糕的部份美化了飄飄然落不了地的部份,所以結果一起好了起來。
 
214來說,那卻跟我對台北市公車先前的印象差太多,並不是可以睜眼閉眼忽略不計的東西。
台灣的門戶,讓我有點蒙塵之感。
反而台中的巨業,真的一改我的印象了,雖然說我也知道,司機不同,還可以蠻極端的其實。
 
趁著吃中餐、而那其實就是7-11可以裹腹的東西,我在一樓文院逛了一圈。
以前的教室還貼著熟悉的人名,也有不熟的,但是熟悉的,讓我懷念。
這種感覺,就跟走進蓋夏大門之前,迎風吹來的味道一樣,差點就讓我很沒形象的哭出來。
 
還去了哭牆,經過系辦,也遙望了一下開班會的地方──那間三樓的教室。
 
記起很多片段,班導的名字也貼在某個教室課表上。
此刻有些抱歉,因為我記起她其實是第一年,而我們,卻給她留下了一個難以抹滅的哀傷印記。
 
經過文院大門前我並沒有走進去,只是小劇場的出口,就在那兩隻我一入學覺得像蝸牛的、應該本尊是孔雀還是意為鳳凰的銅雕前,而那同樣緊傍著文院的大門。
口中含著忘不了的名字,站在那裡,傷感是已經隨著歲月而淡的,可是遺憾與心碎呢?
我甚至記不得有個誇張寒流來襲,自己難得抖到快碎掉到學校做什麼,同樣的地點,卻還記著一個人。
 
妳阿。
 
帶著一個人名,我走上斜坡。沒進了正門,卻從背後繞進了彎拐的文院裡頭。
篆刻老師的名字不見了,專門教室只此一間,所以不明白,我做了最壞也最惋惜的想像。
 
很意外在經過民俗研究室時,看到熟悉的人。但熟也不是很熟,我只是看了一眼。
在那條路上,隔壁是系會據點。至此,那是一年級的張狂,一口氣報了4個社團的女人,曾經也進出那扇門,而且,認識了一群分別糾纏到大四的人們。
還有,知道早逝的學妹,拿畢業證書那天,這裡的陰暗突然變得那麼明顯,我記得扶著牆哭不出來,握著證書的手,重得像提了千斤墜。
 
所以,人是經歷而後變得堅強,如果知道十日之後會發生那件事,又或是我來得及找人交流一下,也許今天緬懷的時候,只是這一縷淡淡的悲涼,而不是狠狠抹上一筆突兀的冷殤。
 
就這樣吧,我記得一切,繼續記得一切。
沒有繞完一圈,但已經去了最常去的幾個地點,這樣當然就夠了。
去時太早,等到出來,空空的文院邊,已經到處都有人跡。
 
阿,少看了一棵樹,不過算了我想,沒人捨得砍它的。
光禿禿很是漂亮,我走的卻是離它有一段的向日葵花田;看來學校真的收回了,本來一條粗陋雜亂硬是人走出來的一條雨天就會泥濘的小路,現在鋪好了石塊;本來穿著有跟涼鞋都如履平地的我,卻在鋪好的石塊縫中軟倒。
 
是拐到,而且我幾乎完全蹲到地上,想裝沒這件事都有點強人所難。
 
很糗,穿涼鞋走石塊鞋子,明路夜路的,走幾年都不會壞,穿著運動鞋,要不是腳踝真的好到不容易扭到,那一下,可能會讓我因此被抬下山。(爆)
希望身後練啥的那群學弟妹啥都沒看到。
 
回到家沒補到檔,沒意外大概五天後,又得沒電腦用。(煙)
不知道可不可以再北上一次,這次我就要逃了,不回來啦~~XD (被打)
 
人生阿。
 
嗯,然後……
這個然後我永遠都不想結束,希望可以一直繼續下去。(笑)
 
 
 
 
 
 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